欢迎来到忙族书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忙族书斋 > 科幻 > 长生种物语 > 873.说起来无法想象,有两个无限的存在永恒持续着相互争斗的情景……

873.说起来无法想象,有两个无限的存在永恒持续着相互争斗的情景……

    “哦呼!~——”

    星刻看到原本持续了长久的拉锯战终于在一瞬之间出现了极大的变化,星刻不由的欢呼。

    但能够在黑十的脑袋被轰掉一半,漏出厚厚的马赛克的情景下欢呼出声,他也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刚是被恶心到吓了一跳的。

    只不过黑十身上的魔导具出现损坏导致的防御漏洞只是让变化持续了一瞬间,黑十的半边脑袋消失也在几个呼吸之间恢复了原状。

    并且伴随着黑十的MP数量的急速减少,HP的量也重新回到了巅峰值。

    之后,战局又再次回到了原本的追逐站外加拉锯战的形式。

    星刻:“咳咳,刚刚那一下子是怎么回事儿?美特欧拉老师可以给大家讲解一下吗?”

    美特欧拉因为思考而相当可爱歪了歪头,不知道她自己又没有自觉:“表面上看上去似乎是黑十选手的魔导具耐久度归零,承受不住黑十选手自身的魔力输入,爆了开来。

    但是,魔导具在战斗之中突厥的耐久度归零的原因就有待推断了。”

    星刻:“难道不应该是魔导具的使用寿命到了之类的吗?”

    美特欧拉眨了眨眼睛,有些无奈的叹气,虽然她知道星刻是有意的扮演角色,但是这种不要太明显的问题也要让她回答吗?

    “虽然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黑十选手给人的映象一直都是谨慎十分的,上场之前不检查装备、或者是装备损坏之前不及时替换这种低级错误让人很难想象,因此我个人比较倾向于装备的损坏是因为炎虫选手的不懈努力得到了回报。”

    星刻点头:“确实如此,炎虫选手的含有毁灭属性的魔力,理论上对于死物的伤害要比使用者本身要有效啊。毕竟肉身可以消耗魔力超速再生,但是精细装备的维修却要依靠更多条件。

    并且,炼金术师的大家也都明白,精细装备的损坏同样不是有一个数值化的耐久度,往往一旦在运行之中损坏一丝零件,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直接爆炸也是常有的事啊。”

    美特欧拉:“或许另外一种可能,这是黑十选手的一次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攻击手段,比如说【献祭一枚消耗型道具,对于伤害到自己的存在施加诅咒】之类的魔法也是存在的。

    以自己引爆装备和承受炎虫选手的一击为代价,直接削掉了炎虫选手的一小截。并且,直到目前为止,炎虫选手的如同被削掉了上限一般,无法恢复到一定值以上。”

    星刻:“确实这也是有很大可能的啊,【诅咒】体系的魔法总是那么的拐弯抹角,我本人很是不喜欢这种啊。”

    美特欧拉:“反观黑十选手的HP却是用MP作为置换条件完全恢复。付出的代价也只不过是MP掉到了一半以下,而且还被连绵不断的攻击压制,恢复速度赶不上消耗速度。”

    星刻:“总之,无论黑十选手是不是自愿吃下一击大拳头,以结果来看,还是炎虫选手处于劣势啊。毕竟这种趋近于真实伤害的【诅咒】攻击短时间越是拖延,战局越是不利啊。”

    美特欧拉:“但炎虫选手也并非处于完全的劣势。以刚刚的一击来判断,黑十选手绝壁防御一般的防御和肉身恢复完全依靠魔力进行,炎虫选手的毁灭之拳能够给予他的伤害太大。

    只要想办法在黑十选手的诅咒将他削弱到无法维持战斗力的地步之前,将黑十选手的魔力消耗完毕,胜利自然也就是他的。”

    星刻:“这样一来我反倒是希望两位选手能够拿出一下压箱底儿的绝技和底牌啊。

    这样就可以让这场决斗显得更加有趣,更加具有观赏价值啊。”

    斩神惊讶出声:“三世阁下,战斗不是儿戏,怎么可以为了观赏价值而把绝技放在最后呢?在自己状态最佳的时候以最大的威力全力以赴才是实战的基本。

    场上互相试探对方深浅的阶段早就已经过了。”

    星刻:“哈哈,斩神小哥原来你在这里啊,存在感稀薄嘛。”

    斩神:“……”

    美特欧拉:“唉……这都怪你没有辅助到位好吧?请不要欺负新人。”

    星刻:“哈哈,抱歉。斩神小哥说的在理,但是,不还有一种会限制选手的真实发挥吗?”

    斩神:“那是……?”

    星刻:“【代价】啊。漫画里不是很常见吗?那种不可再生资源一般的招式消耗一些宝贵的资源,或者是对自己造成不可逆的伤害,甚至还会付出生命为代价的招式。”

    斩神:“那不是当然(不会用出来)的吗?又不是生死相搏,在这种场合用出来……至少在下认为实在是不值得的。”

    美特欧拉:“对于成长途中的有限生命体来说,一切的行为都会计较得失,不符合收入产出比的事情就不会做。

    如果这一次没有这个【竞技决斗系统】的话,黑十选手和炎虫选手之间的矛盾激化到需要付出不值得的代价的时候,也许双方就会停止矛盾,在心中留下新仇旧恨,等待下一次的机会吧。”

    斩神:“艾斯特莱希阁下所言极是,所以仇恨才会被称之为【至死方休的恶】。”

    星刻:“但是,如果同为两个【无限生命体】的话,情况就会不相同了……看啊,黑十选手果然是谋划型选手,他理解了【竞技决斗系统】的含义。”

    就在这时,赛场之上迎来了的第三波剧变。黑十的全身上下开始散发出某种漆黑而又深邃的气息,躲闪游走的身形开始变得飘忽不定。

    漆黑的潮水从黑十的影子之中喷涌而出,霎时之间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MP的数值迅速的下降直至清零,紧接着HP的数值也开始下降。

    炎虫当然不会错过这种“好机会”,如同雨点般的攻击落在了黑十的躯体之上,只在一个呼吸之间,黑十破碎的四肢五体就此化为碎片带着HP的数值快速清零。

    明明是僵持了很久的战斗,最后就在这一瞬间结束了……让人感觉十分的不真实。

    而且,某一方胜利的哨声并没有降临。

    仿佛为了回应观众的某种期待一般,赛场地面上黑十那明明肢体碎裂也没有消失的影子,连带着同样没有消失的漆黑潮水一起开始扭曲变化……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