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忙族书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忙族书斋 > 科幻 > 长生种物语 > 856.经验主义害死人——尤其是面对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世界

856.经验主义害死人——尤其是面对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世界

    说起来很奇怪,星刻明明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如果在一个相对密封的地方,他被一群数量不少的给包围在中央,被众人的视线集中攻击的话,他反而会有些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快感——也就是说,他High了。

    四季如夏的海边,一个废旧的铁皮波浪板仓库。

    对面是一群荷枪实弹的毛熊大汉,二楼围了一圈的机枪手和火箭弹射手……被这么多彪悍的男人们围在中间盯着的经历,就算是星刻也没有遇到过几次。

    “我说啊,巴拉莱卡女士咱们就是谈个生意而已,需要这么严肃吗?”

    星刻坐在准备好的单人沙发之上,左后方站着卫宫切嗣,右侧方的扶手之上坐着伊莉雅,俨然一副反派大佬儿的形象。

    “不不不,才没有那种事呢,巫师阁下。普通的人类面对您这样的阁下,算是做再充足的准备也不会没有必要的。”

    在星刻的对面身材高挑的金发军装女士同样坐在沙发上,面色非常严肃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你知道巫师的存在!~”

    星刻表现的十分惊讶,但是认识一看他都,觉得他不是真心的在惊讶。

    “是的,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在某一处的战场之上,我的部下数十人同时出现了记忆错乱或是记忆短缺的现象。”巴拉莱卡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的面部神经不至于太过紧绷,颇有一些咬牙切齿的意思,叙述道:

    “在那之后,我可是耗费了无数的人力和物力,甚至闹到了我方的司令部,由我提着将校司令的后衣领,这是他的鼻子质问,最终才得到了【巫师】——这么一批隐藏在深山老林里,落后于时代的群体名词。

    听说上世纪德意志的小胡子发起战争的时候,背后就有你们的身影,各种各样不科学的武器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出冒,也是托了你们的福……”

    “好好好,就此打住吧,这些成功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咱们在这里就不提了,巴拉莱卡女士。”星刻可不想连同邓布利多的老情人惹下的黑锅一起背上:

    “先不论你和无私的恩怨,更不论我的身份,我们现在就就事论事,你明白的——我们想知道的是,需要付出什么样代价才能让你把那块土地让出来?”

    因为星刻的直奔主题,巴拉莱卡有些失望的眯了眯眼。毕竟能够和稀有、隐蔽、神奇的巫师接触的机会其实不多,无论是激怒还是贿赂,无论有没有用,只要得到了一丁点儿的情报和消息,那都是能够卖出超高价钱的。

    “嗯,巴拉莱卡女士,事先说好,我可能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也能够大致猜到你们的打算。”星刻指着死鱼眼的卫宫切嗣,补充道:

    “但是就像你刚刚所说的,其实我是可以完美操纵在座的各位的记忆和思想的。但是由于这种粗暴的做法对于学生的思想品德教育并不是很好,所以我才主动选取了这种公平交易的方式——这一点请你们不要误会。”

    “是吗,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们这边也有着自己的应对……”

    说到这里,巴拉莱卡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根细长的香烟,在她身后的毛熊壮汉的服侍下点起了一丁点火光。

    以她突出第一口香烟信号,周围数不清的钢铁与火焰融合的工业精密枪械瞬间解开了枷锁,数十个红色的光点直指星刻的脑袋。

    “别开玩笑了小鬼。”巴拉莱卡的眼中充满了冷光:“也许少数人面对你们的话,就算是s级的战斗力也要栽到你们手里,因为你们脱离现实的手段真的非常可怕……”

    似乎在巴拉莱卡看来被星刻这样一个“年轻人”威胁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社会大姐大表示自己已经火冒三丈了。

    “但是,别搞错了,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我们遇见不安分守己老老实实躲在世界的角落里等待灭亡的XX巫师,也不是第一次了。

    上一次,我们付出了三十名英勇战士的后半生作为人类的荣耀为代价,摸清楚了所谓的巫师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一次绝对不会允许想那三十名英勇战士同样的悲剧发生。”

    摆好阵势,形式逆转。

    “偷偷摸摸的手段已经够了,我是不会吃你们巫师虚张声势的这一套的。

    当你用你的木头杆子瞄准第一个人的时候,剩下的人就会把你们射穿成筛子。除非你们现在从我面前消失不见,否则,就让我们光明正大的人数碾压来证明谁才是强势的一方吧,巫师男孩儿哟。”

    “……”

    这样的“大场面”让星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或者说是让星刻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烧伤脸大姐大,可以确定是真的和巫师对着干过至少一场的——无论是操纵记忆的一忘皆空,还是魔杖对于巫师们的重要性,一般巫师的施法范围只有少数几个人的缺点,有或者是巫师们的保命神技移形换影,她显然都是见过猪跑的。

    巫师一般也不会对普通人斩草除根,通过巴拉莱卡的用词也能看出那三十个英勇战士可能并没有丢掉性命。

    所以,先不提那三十个英勇战士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比丢失性命更加过分的事情才让巴拉莱卡如此记仇,星刻显然更想知道另外一件事——

    “到底是哪个混蛋出门在外这么废物,不仅给巫师族群丢人现脸,还暴露了这么多底细?”星刻一脸无奈地回望伊莉雅,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伊莉雅同样表示无奈。

    “那没办法了……”星刻转头面向巴拉莱卡,丝毫不畏身上的,数十个红色小点点而慌张,平静的问道:

    “巴拉莱卡女士,请问您知道你所记住的那名巫师名字叫做什么吗?我想被坑个明白……”

    巴拉莱卡不知道星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见他是真的没有半点儿慌张的情绪,也没有保密的打算,爽快地回答道:

    “吉德罗·洛哈特(GilderoyLockhart)——这是他慌忙逃窜之中所丢失的一张信纸上留下的签名,至于是不是他的名字我并不清楚……嗯?看来是你认识的人呢。”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