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忙族书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忙族书斋 > 科幻 > 长生种物语 > 476.你为什么这么熟练,这么污呢?因为我前世是巫师世家的末裔啊!

476.你为什么这么熟练,这么污呢?因为我前世是巫师世家的末裔啊!

    人类是复杂的,人类的感情是复杂的。

    星刻花了几兆亿年时间,都没搞明白都没搞明白这种类似于【混沌理论】的东西。

    所以,不知道曾几何时,星刻就放弃着急的去思kǎo dá àn了。

    既然是一个可以思考很久的问题的话,那么就一直思考下去好了,不仅可以打发时间,还可以防止思维腐朽,一个很好的主意不是吗?

    说他拖延症也好,说他不果断也好,但是没办法啊,时间长了他早就养成这样的习惯了。

    一切的珍爱之物,星刻在下决心喜欢上“她们”之前都是首先思考——这份感情是否可以经历时间考验?

    书本、漫画、动画、游戏里的女孩子最好了,她们不会因为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她们会一直存在于那里,无论星刻什么时候从研究之中醒过来,她们都会带给他最为安心的依靠和精神慰籍。

    哈哈,怎么样?很有一种兆亿年老死宅的咸臭味吧?

    当初星刻将这个想法告诉了伊莉雅的时候,女巫小姐下意识的捂住了领口,以看待一个biàn tài的目光狠狠地鄙视了星刻。

    那个时候星刻可是真的伤心了一下的。

    但是在那之后伊莉雅小姐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星刻耳边絮絮叨叨的不停的劝解了星刻一个道理——【现实里不可能有动画里那么愚蠢的女孩子的。】

    那一天,整整一天的星刻都是一脸囧色度过的啊!——

    那一天,【阿瓦隆学区】的孩子们,每个人见到星刻和伊莉雅都是一脸奇怪,搞得星刻非常尴尬。

    但是没办法,星刻一直有一句话憋在心里,想要告诉伊莉雅,但他就是说不出口。

    毕竟总不可能告诉伊莉雅——【无论是魔法少女还是小圣杯都是你的异位面同位体,所以你也是你口中那些愚蠢的女孩子一员】吧?

    本来等着那一天时机到了,带着伊莉雅去看一场全系列《Fate/破杯子战争》的,但是很可惜没有等到那个机会,星刻就……“出差”去了。

    总之,回到【离世庭院】之前,先想好怎么道歉吧……

    所以,真相就是,在原初世界的时候,星刻因为自己的特殊情况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绝对不是因为他是个性无能的老公公……真的哦?

    再把视角转回到现在,星刻接受了来自于【契约者编号no.0666——弓长一叶】的愿望,回到了一叶妈妈的身边,要重新回归自己的【弓长家大少爷】的日子了……仅仅只是这样的话不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吗?

    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ooxx,有的没的……很着急吗?

    不知道和谐号列车专门撞死这些柴刀预订吗?

    但是最大的原因还是,那句老话吧?没有经过时间检验的男女关系都是性{Lilith}欲的冲动。

    不是吗?

    “不、不是吗?!——才不是嘞!!

    根本没有那种事好吧?

    小某人你怎么可以这样!

    难道你已经不爱我了吗?

    难道你在樱花庄养的那些女孩子都是摆设吗?

    难道你不是在外面养了一大堆后宫佳丽每天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吗?

    难道你是朱禁城里的职位不是偷税武将而是白脸宦官吗?

    难道你……”

    看着在那张原本准备完全的双人床上打滚耍无赖的弓长一叶,星刻原本不想理会她说的话,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越说越过分了。

    对此星刻真的是rěn wú kě rěn了……所以他伸手解开床边桅杆上用来系床帘的绳子。

    “唉?小某人你这是回心转意了吗?”

    看到床帘落下,挡住了一半的灯光,弓长一叶有些疑惑的抬头。

    但是她看到的却是星刻冷笑的和善脸庞和他手里拉紧的金丝缆绳。

    “……一叶,你要感谢你自己直觉做出的选择。

    这一次叫我回来的方法是【许愿】这种形式,这正好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台阶收场,否则你就死定了。”

    “啊嘞……小某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呢?咱们有话好好说,先放下手里的绳子好……啊!——”

    “晚了,给我好好反省吧!【活化绳索{animate Rope}】!~”

    随着星刻恶意的咒语,金丝缆绳就像是一条灵活的金蛇一样向着一叶缠绕而去。

    “呐,一叶,你听说过【绳艺】这种东西吗?尤其是一种叫做【龟甲缚】的分支……”

    “啊~哈~小某人别闹了!这么短的绳子根本不够长吧?呀~”

    一边抵抗着金色活蛇的侵蚀一边吐槽,但是一叶却暴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哦?原来你这么清楚啊!那我也就不用解释我为什么不会在意绳子的长短和粗细了,因为我是……童话里邪恶的魔法师啊!”

    “啊呀!雅蠛蝶———”

    看着一点点被长度不明的绳索缠绕,逐渐升高的少女,星刻那双邪恶的手伸向了……上衣的口袋。

    “给你一个选择,羽毛、皮鞭还是……痒痒挠?”

    “那边都不要啊!——”

    “喊吧,喊吧,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哦呀~哈哈哈~”

    ……

    转眼云烟。

    事后,乌黑的长发散开在床单之上,弓长一叶面色潮红喘着粗气,整理着褶皱半露的衣衫。

    眼角的泪水,额角的汗水,嘴角的口水……混合在一起蒸发在空气之中,让这个巨大的房间中央出现了玫红色的气息……

    “嘛,真是个坏孩子呢,小某人,竟然这么对待自己的……”

    “请住口!——然后给我好好反省一下!我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房间!”

    星刻单手捂住眼睛,对于眼前的场景不忍直视。

    “唉?这么说……”

    “是啊,我搬回来住,【禁止联络】的禁制我也会解开的……”

    快步走向这间单单一个房间就比樱花庄本身要大一些的房间门口,星刻带上门,走向了夕阳印红的走廊。

    这里毕竟还是星刻自己的家,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车熟路。

    但是,一路上一个烦恼一直盘旋在星刻的脑海——

    为什么呢?为什么原本好好的惩罚时间会变成这样呢?

    果然该要好好反省的是我自己吧?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