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忙族书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忙族书斋 > 玄幻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九百二十二章 死亡降临

第三千九百二十二章 死亡降临

    众人都觉得,到了此时此刻,肖北漠的诸多手段,应该都已经施展完毕了。

    毕竟就算是有个神念期的强大祖父,为他布置了那么多强力的手段,已经可以说非常夸张了。

    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肖狂战为他这位嫡长孙,留下的最后手段,就是被“埋”入手臂皮肤下方的那心尖精血。

    那个皮肤下方小鼓包被破坏,精血内融入肖北漠身体的刹那,肖狂战第一时间就会有所察觉。正常情况下,不管肖北漠身处何处,肖狂战都会第一时间赶去施救,所以也就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再布置其他手段了。

    可眼下的情况太过特殊,当众人进入极北冰原以后,这片区域就开始隔绝了,外面的人根本休想进入。而且就算是没有隔绝前,这一次极北冰原完全开启之时,神念期强者也是被排斥,无法进入其中的。

    哪怕没有这些限制,如今肖北漠身处的冰山,与外界完全就像是在两个不同世界。连肖狂战都无法,感知到肖北漠所在的方位,此时也进入不到冰山内部。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肖北漠已经施展出了所有手段,同时也不可能有外力对其有任何的帮助。

    然而既然是“几乎”,那么肯定就还是有例外,这个例外之人正是左风。他恐怕是在场这些人当中,唯一知晓肖北漠,还另有手段的人。

    那是因为肖北漠剩下的手段,其实是在见炎当中,而这个手段,单纯利用见炎也是无法施展,还必须要借助肖狂战的精血。

    说白了就是之前肖北漠吞噬肖狂战的精血,只是将那手段发挥了一半,而全部手段还要借助见炎才能够彻底运用。

    肖北漠之前没有全部施展,固然因为见炎不在自己手中的这个原因,可同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利用见炎施展出的手段,对自己身体的伤害太大,更要承担不小的风险。

    尤其是在察觉到,火焰当中的异常变化后,肖北漠的心中就更加忐忑不安,隐隐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仿佛有一双危险的目光,始终在盯着自己。

    诸多原因在一起,哪怕情况已经如此危急,可是肖北漠仍旧没有下定决心,即便维持现状的结果,可能是自己和手下人全部灭亡,他仍就在犹豫。

    他的犹豫不决,直接导致了另外一个人,焦急的快要发疯了,这个人就是一直在装死的左风。

    ‘谁以后再评价我精于算计,我就直接大嘴巴子招呼过去。我这还算是精于算计,若不是姬娆他们冒险配合,我又顺利的利用火焰去攻击月宗那些人,此时恐怕我们所有人都要全军覆没了。’

    左风心中的郁闷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他的那番感慨,也实实在在是有感而发,除了殷无流等月宗一群人,跟叶家打起来之外,他的构想几乎全部落空。

    他原本希望的是,叶家能够借助火焰的力量,直接死死的压制住月宗等一群人。结果若不是左风冒险借助火焰“提醒”,肖北漠没有使用火焰凝炼铠甲和武器,如今叶家人已经被杀干净了。

    另外就是叶家武者,本来有机会大大的削弱,月宗、南阁等武者的力量。结果这些叶家武者,却是愚蠢的沉浸在,掌握优势的战斗当中,被凌虐眼前敌人的快感所操控,而不是痛痛快快的解决掉敌人。

    战斗就是战斗,撕杀的目的就是杀人,以最为简单快捷的方式消灭敌人为主要目的。结果叶家武者没有能够抓住机会,迅速的消灭敌人,反而在优势极大的时候给了对方机会,如今情势逆转,被敌人强有力的反击,直接折磨的肖北漠等叶家武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到了这个时候肖北漠,仍旧不肯动用最后手段,因此左风发也迟迟不能有所行动,搞的他在这边尴尬的继续装死。

    其实另外一方面,月宗殷无流的行动,同样也超出了左风的计算。本来左风以为,殷无流被逼入绝境的时候,就必然会选择使用他最后的手段,可是左风到底还是错估了殷无流这位月宗掌月使的能力。

    他并未使用左风预判到的手段,而是使用了另外一种,同样十分恐怖的武技“生命花园”。

    这武技可以说是对战局,有着关键影响的作用,或者说殷无流凭借这武技,已经足以横扫此地的全部势力。

    不过左风也隐隐的猜到,如此强大且特殊的武技,又是凭借自身的精神领域释放,其付出的代价应该同样不小。

    虽然不知道代价是什么,不过从施展武技时的情况来看,殷无流自己的身体,都快速的干瘪下去,显然这消耗不小,长久的运用根本就不太现实。

    只是左风不知道,殷无流正在运用的武技,到底能够维持多长时间,因为这武技施展的时间长短,不仅仅影响到殷无流和月宗之战的胜负,同时也会影响到整个战局的最后走向。

    不过现在最让左风感到头疼的,还是如同冤鬼般的傀襄和成天豪,彼此间的恩怨纠葛,甚至可以追溯到三四年前。

    这两个家伙就好似跗骨之蛆般,不管左风走到哪里,不管左风使用什么方法,这两个人始终阴魂不散的纠缠上来。

    而且这两个家伙,根本不分时间和场合,只要有机会就会首先将对付自己放在首位。就好像现在这样,明明他们跟随了月宗,如今正是战斗的关键时候,最后的胜负将决定二人的生死,可他们仍旧放弃战斗,而是一门心思的要来找到自己。

    这两个人的大概想法,左风也能够推测出来,也许两人是嗅到了一些阴谋的味道,觉得自己可能在悄悄的搅风搅雨。

    不过更大的原因,就是双方间的仇怨,以及他们对自己的忌惮。这使得他们两人,不将自己亲手击杀,就始终无法彻底放心。

    所以他们情愿暂时放弃其他事情,就是过来专门的针对自己,哪怕是在这样的烈焰当中,哪怕是没有个具体位置,他们仍然执着的寻找着。

    在这片火焰当中,除了肖北漠能够随时知道左风的位置和情况,就只有殷无流在靠近到一定范围内,才能够知道左风的所在。

    傀襄和成天豪两人,并未能够达到殷无流那种凝念后期的修为,所以在火焰当中,他们只能凭借一双肉眼,不断的寻找着。

    可惜这里只有火焰,并没有滚滚浓烟,否则傀襄和成天豪,就只能够如同目盲般摸索着寻找,那么左风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现在就只有火焰,虽然会对视线有所阻挡,可是却也能够看到两三丈左右距离内的景象。傀襄和成天豪两人,就这样一边催发着手中炎之心髓的火焰,一边运转灵气防护自身,一边在火焰中寻找着。

    只看两人寻找的路线,左风就知道这两个家伙绝对是有备而来。如果自己真的被肖北漠击飞昏迷,那么他们最先寻找的地方,便正是自己落下的位置。

    好在当时左风受到攻击时,就刻意没有将攻击的劲力完全化解,而是将一部分力量,转移成为推力,同时稍微提气轻身,借助这一股推力贴着冰面划出了一段长长的距离。

    所以傀襄和成天豪两人,寻找的时候等于是,恰好错开了左风所在的位置,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探寻过去。

    可即便是这样,也只能够帮助左风多拖延一小段的时间。傀襄和成天豪心中是有一个大致范围的,所以他们找寻了一段距离后,就马上返回头来往回寻找。

    察觉到了两人改变方向,左风的一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同时整个人也变得十分紧张起来。

    他虽然不敢有所行动,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暗暗的凝聚力量,同时手指尖的那些红色符文丝线,也被其联系的更加紧密起来。

    虽然左风万分的不情愿,在此时此刻就暴露,可是他更不可能,任由对方将自己杀掉。若是殷傀襄和成天豪,真的先一步找到了自己,那么即便是破坏了计划,自己也要先将这两个家伙给解决掉。

    傀襄和成天豪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左风现在其实受伤并不太重,甚至于若是催动全力,不顾一切的发动攻击,是有能力将他们两个当场击杀掉的。

    他们两个一心只想着杀掉左风,认认真真的按照计划好的路线,不断的向前搜寻着,同时他们两个人距离左风,也是越来越近了。

    就在前行之中,傀襄的目光陡然一亮,虽然隔着火焰有些模糊和扭曲,但是那的确是一道人影平躺在地面上。

    马上就伸手拉了拉成天豪的衣袖,对方马上也反应过来,循着傀襄的视线仔细看去后,他的脸上也立即露出了冰冷的笑意。

    这个时候的两人,哪里还会有半点的停留,立即注入了更多的灵气,催动手中的炎之心髓,为二人开路快速前行。

    几乎在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近前,在靠近的时候,他们两人就已经确认了那地面上躺着的正是,二人一直苦苦寻找的目标左风。

    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两人期盼这一刻不是一天两天了,此时几乎用出最强的手段同时出手,狠狠的朝着左风轰击而去。

    诡异的是左风却没有动,他竟然没有半点反抗,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等待这攻击落在自己的身体之上。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