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忙族书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忙族书斋 > 其他 > 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 > 第157章太皇太后的保命符

第157章太皇太后的保命符

    “你,你……”此时颤巍巍倒在桌边之人,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赵太后伸手指向了步云裳,几次急喘之下,抬起头看向了上官扶苏。

    “皇上,你,这件事你绝不能姑息,她害得可是哀家。”

    置若罔闻的瞟了一眼赵太后,眼底的冷笑让人心惊。

    赵太后一口气没提上来,猛然间拍案而起。

    “皇上,你难道真的不打算管?”

    “太后娘娘,此事皆是臣的错,臣家中管教不严,才出了这种不守规矩的女子,是臣羞于面对你。”

    面对步非宸,赵太后还是能忍则忍的退了一步。

    她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轻声开口道:“摄政王,哀家并无此意,哀家知晓这件事你并不知情,如若不然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哀家陷入这境地之中。”

    此一番话说罢,却是眼神冰冷的盯着步云裳。

    算是山穷水尽了,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事情竟然会阴差阳错的出了这种纰漏,眼下她就算是长了百十张嘴,怕是也已经无法为自己狡辩了。

    眼见着步云裳浑身颤抖,步非宸心中阵阵冷笑,却是睨目淡笑道:“太后娘娘,既然事情出在你凤鸣殿,我想臣与皇上都不会阻拦太后娘娘,您想要如何处置她,臣绝无二话。”

    赵太后心生得意,此时已经起身满脸狰狞之色的走到了步云裳的身边,绕着她走了几圈。

    眼见着赵太后脸上的气色越来越沉闷,洛嬷嬷急忙上前搀扶,却被她一手制止。

    嘴边涎着冷笑盯着步云裳,赵太后哼笑了几声。

    “云裳,哀家只认为对你一直都不错,你因何要做出这种事来损害哀家的名声?”

    步云裳此时已经趴在地上浑身颤抖。

    “太后娘娘,云裳不敢,云裳不敢啊!”

    一甩袖口,冷面背对着步云裳,后面所跪之人茫然抬起头看向了上官扶苏,她只盼着皇上能在此时为她说句话,但奈何……

    那品茶淡看风云的主儿,就像是根本眼中没有她这个人一般,始终是一副局外人的表情。

    “不敢?不敢你都能对哀家做出这种事,若是真敢了,那哀家这条命岂不是都要折在你手上了?”

    步云裳闻听此言,慌忙抬起头摇着头说道:“太后娘娘,云裳不敢,您就是借我个胆儿我也不敢加害你啊!”

    可赵太后此时哪里还听得进去这种话?

    她冷漠的看向了四周,发觉步非宸并没打算开口的意思,便举头又看向了上官扶苏。

    “皇上,哀家听闻她已经入了宫闱,正打算参加你的选秀之事?”

    闻听此言,上官扶苏却只是双眼微挑,促狭的笑意看向了地上那位瑟瑟发抖的人儿。

    “哦?有这种事吗?朕最近没怎么在意。”

    什么?皇上他竟然说没在意?那他的意思就是说根本从来就没将她放在眼中?

    步云裳气得花枝乱颤,猛然间怨怼的抬起那双大眼看向了上官扶苏,而后又看向了步非宸。

    她可是摄政王的妹妹,皇上如此轻慢的对待她,难道就不怕摄政王会……

    但一看看到步非宸,却使得她再次凌乱起来。

    此一时的摄政王步非宸却像是根本就没听见这件事一般,只是一直在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就好像是它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赵太后看向了周围,发觉步非宸没什么表情,这才心中作了数,垂眸看向了步云裳。

    “皇上,哀家以为,像这种心存不良的女子,就不应该参加选秀,如若不然,日后她真的进了宫,难道说要让她伤害龙体吗?皇上的龙体乃是系着我熙国的万民与江山啊!”

    “嗯,母后说得对,那你想要怎么做呢?”

    这个时候的上官扶苏突然一句话出口,使得赵太后愣在了那里。

    他竟然没有反驳自己的意思?难道说他对于这件事就要听凭自己的处置了?

    想到这里,赵太后将眼神锁定在步云裳的脸上,阴恻恻的开口道:“皇上,不如就废了她秀女的身份,将她轰出宫去。”

    话说到这里,却发现上官扶苏的眼神根本就没有看着她,倒是从她身后扫了一圈儿。

    赵太后也跟着转身,却是惊出一身的冷汗。

    她竟然愚蠢到忘记了步非宸还在这里,刚刚说了那种话,步非宸不会对她……

    “朕也觉得此事兹事体大,若是不严肃处理,将会对后宫造成不好的影响,既然太后娘娘也说了这种话,那不如就随了太后的意……摄政王,你觉得呢?”

    不,她不要,她好不容易才爬到了今天这个位置,眼看着还差一步她就可以登天了,她不能在这里功亏一篑……

    步云裳不停的摇着头,看向了步非宸,而后突然嚎啕着朝着他爬了过去。

    “四哥哥,你救救我,四哥哥……”

    但步非宸却像是在看着一个毒痈一般,对于她的到来,始终是秉承着能避则避的态度。

    紧皱的眉心,朝着步云裳瞟了一眼,随即便倒退了几步。幽幽的叹口气转身背对着步云裳。

    “哎,云裳,这都是你自作孽不可活,我做不了你的主,这件事你也怨不得别人。”

    大喜过望,没想到步非宸并没有想要替这个步云裳出头的打算,赵太后心中存着的一口恶气终于发泄出来。

    脸上犹挂着些许冷笑,赵太后随即又朝着身后摆摆手:“来啊,将这个不受宫规,不知廉耻的女子轰……”

    “哎呦喂,慢着,慢着啊!太后娘娘息怒,奴才给你请安了啊!”

    宫门外不请自来的一条身影,看着他那令人恶心的讨巧嘴脸,赵太后脸上的笑意逐渐僵硬起来。

    “你……”

    “奴才隆富顺给太后娘娘您见礼了啊!”

    话虽如此,但是看着他只是略微弓了弓腰,半分该有的规矩都没有,这摆明了就是这个奴才在狗仗人势。

    侧目看向了四周,那太监却只是毕恭毕敬的走到了步非宸的面前。

    “摄政王,奴才见过摄政王。”

    这个时候太皇太后那边的人来了……

    他早就该想到这一点,不是吗?

    毕竟是太皇太后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棋子,又怎会如此轻易的就让人给毁了?

    步非宸满眼的冷凝之色,略微朝着那隆富顺颌首。

    “太后娘娘,刚刚太皇太后那边听说你身体有恙,就让奴才过来瞧瞧,您这……没事吧?”

    话说到这里,他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忽而就掏出帕子掩着嘴角一阵不阴不阳的低笑出声。

    赵太后被气得脸上青紫交错,想当然之,太皇太后哪里会有这种好心?她分明就是已经听说了她的糗事,这是故意要找个奴才来戏谑自己。

    眼见着赵太后被气得不轻,那公公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接着又转身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步云裳。

    “哎哟,七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呢?可是要让奴才好找啊。”

    没想到这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此时的步云裳慌忙冲了过去,大声哭叫道:“公公,我刚刚……”

    “知道了知道了,刚刚太皇太后老祖宗都已经知道了,她可是气得不轻,眼下已经将那个恶毒的宫女给杖毙了,说是绝不能让太后娘娘受了委屈,更是不能眼见着步家的女儿被人给背后使坏陷害了啊!”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步云裳一脸茫然的挂着满脸的泪水看向了隆富顺。

    都说摄政王这智商超高,怎么同是一个爹生的,这七小姐却是如此鲁吨呢?要不怎么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呢!

    隆富顺心中感叹着,却还是马上又努力朝着步云裳挤了几下眼睛。

    “七小姐,你刚刚去过御膳房亲自给太后娘娘炖了这补汤吧?”

    “我,我这是,我那是……”

    “七小姐,你炖汤的时候可是离开了一会儿?奴才查实了,就是那个时候,一个胆大包天的秀女就趁着你不在的时候,在你这汤里下了手脚,为的还不是要让你触犯天颜,被轰出宫去。”

    都这么说了,这丫头总算是能够明白了吧?

    隆富顺手上挂着帕子虚掩着眼角,朝着步云裳努力使使眼色。

    这才恍然大悟的表情,步云裳简直就是大喜过望,她马上就掉了眼泪。

    “原来竟然是这样,怪不得我,我简直就是有口难辩……太后娘娘,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恶毒之人,她这是要假刀杀人,想要借着太后娘娘您的手将我彻底铲除啊!”

    闻听此言,赵太后又岂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她阴沉着一张脸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上官扶苏的身上,但是让她有些失望的却是上官扶苏此时却只是欣然从椅子上起身,随便瞟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那位,又看了看赵太后。

    “母后,还真是没想到,这都是时也运也,看样子最近你的运气不太好,没想到竟然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七小姐,却因此累得你受了牵连呢!”

    “嗯,皇上,那这件事你又怎么看?难道说是哀家的愁苦就白白遭受了不成?”

    上官扶苏一阵冷笑,却只是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扳指,接着将眼神睨望着那隆富顺。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